返回

你本该报复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jyx123.com
     你本该报复 (第1/3页)
    

  岁岁家中,一人一花对峙着,只见他们拿着同一个事物,这是一个大铁锅。

  “撒手,这是我吃饭用的东西。”岁岁如是说道。

  张小河显然有些惊讶,然后说道:“你吃饭用锅,我记得植物可以光合作用来着,根本不用吃东西。”

  岁岁表示满脑子问号,张小河觉得有必要跟他普及一下科学常识,于是说道:

  “其实什么每一棵植物,都不需要太多的资源,只需要大地土壤中的营养,还有天上的阳光就可以生存。”

  “光合作用,就是一种把阳光,和二氧化碳变成糖类的一种手段。”张小河是懂一些科学原理的。

  要不是发生了太多奇怪的事,他必然是最想象科学的,虽然现在也很相信。

  “啥?”岁岁听得迷迷糊糊,但还是听懂了一些,说道:“你蒙人呢,小花朵怎么可以不吃东西,把锅还给我。”

  “我就借用一下。”张小河觉得必须想个方法说服岁岁,他要拿这个锅把粮食和仙粮混在一起炖一锅,然后到城中分给饥饿的人。

  之所以要这么做,主要是害怕把粮食直接给了人们之后,人们会相互抢夺,还不如舍粥呢。

  “不行,我就靠这个锅吃饭,没了我要饿死。”但现在显然是遇到了麻烦,岁岁一直守着他的锅,不愿意给别人。

  但张小河总归是有一点吧办法的,他脑子一转说道:“岁岁呀,你想你不去试一下怎么知道呢。”

  张小河凑到他身边,在他旁边上说道,碎碎恋哼了一声转过头。

  张小河笑了笑,接着说道:“你想要是你去试了试,发现真的可以吸收天地精华生长,那么以后是不是都不用吃饭了。”

  某人跟一个老狐狸一样,在旁边说道。

  这小花朵眼睛轱辘一转,张小河知道他在想事情,接着趁热打铁说道:

  “要不我把零时放在这里,反正我们也跑不了。”

  然后张小河就看到了零时略微有些怨怼的神情,好啊张小河,有新欢就忘了她,这件事一定要回去告诉林寒雨。

  零时看了看那个站在张小河深厚,一脸无辜,也是一脸老实的红衣女子。

  说起来,这女人还挺好看的,有那么几分意思,零时脸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露出了坏坏的笑容,被红衣女子看见,有些小生气瞪了她一眼。

  但零时是何许人也,越瞪她越开心,就这一样一直挑逗着女子,直到她发现这一点为止。

  老实说,岁岁的内心有了一丝动摇,主要是他太好骗了。

  张小河接着趁热打铁,说道:“这些天都吃食零时全包了,一直到我回来,怎么样?”

  小花朵呜呼呜呼,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,于是他决定扔石头决定,把石头往天上一扔,能够落到地上,他就答应。

  结果呢自然是显而易见的,石头自然是会落到地上,只听噼里啪啦连声响。

  石头从半空中落到地面,在弹了几次之后,忽然一个大蹦跳,跳到了小花朵的叶子上。

  张小河觉得好假啊,这就很没有意思了,一种完全违背科学原理的蹦跳。

  但是什么事情都难不倒张小河,只见他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拿到了锅,然后撒丫子往外面一跑,岁岁想追,但是零时拦住了他。

  就这样张小河成功逃走,他这个人做事的时候,经常会有一些强盗之举。

  这并不是他本身很坏,而是做了一些内心权衡。

  若是为了那么多人命,就算是当一回强盗也没有关系,就算到了阴曹地府,这也是论为功劳的,是大功德。

  虽然张小河没有往这方面想,但是他的行为无疑是正确的,若是有人质疑他的行为。

  那可能就要让这些人体验一下饿成骨头的情况,人命,关天。

  张小河这一路逃得飞快,身后的女子一直跟不上,这女子废除了修为,所以现在就是肉体凡胎,根本赶不上张小河的脚步。

  最终还是张小河放慢脚步,她才得以跟上,但是看到她的脚步如此缓慢,张小河也不能忍耐。

  直接把她像是抗抹布一样扛着走,过了一会,他忽然感觉到了肩头上的温度。

  这才意识到女子竟然是一个活生生的人,没错,张小河心里一急什么都忘了,甚至忘了他们之间的那一点纠葛。

  把她放下来之后,就看到了她红润的脸庞,以及分外幸福的表情。

  张小河真觉得自己该遭天打雷劈,他就是贱得很,但现在可不是说这些的时候。

  张小河轻轻呼唤了几声,然后大地震动几下,一个巨大石兽从土地中钻了出来。

  张小河立刻带着女子到了石兽背上,指引了一个方向之后,他就坐在石兽之上清点粮食。

  随后开始在石兽背上生活,炖粥,为了防止颠簸之中把粥给弄撒了,他是把材料准备好了之后,把盖子盖上,之后就是闷煮。

  在石兽的背上生活,这件事本身对于石兽来说并没有什么,反而让他想起了从前那个时候。

  山神还是一个整体,那时候的山神就是石兽之躯,火焰之灵,当时就是浑身灼热。

  现在感受到一些温度在身上,就回忆起了从前。

  当然这一点张小河是不知道的,此时一边看着粥,一边端坐在石兽背上。

  就在要到小城的时候,张小河睁开了眼睛,他看了看一边的女子,这女子此时眼睛通明澄澈。

  许多人都说一件事,那就是恶人只要做一件好事,就会得到原谅,或者恶人稍微有一点善心,就会被当做好事传颂。

  其实呢,张小河并不认同这一点,你想啊恶人都能散播正向的东西,一群好人却天天在哪里散播一些无意义的恶念。

  到底谁好谁坏,一个人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。

  但人们经常看到的,就只有表象,而时而忽略人们给世界带来的精神影响,这就是世界在变坏的原因。

  但现在的张小河不想这些,他觉得要让女子赎罪,功过不抵是天理,功过相抵是人情。

  无论她之前做了什么,现在张小河只想让她一点一点还回去。

  于是他决定,让女子一个人去舍粥,他在一边看着就好。

  世间纠葛很多张小河自己都说不清楚,他也时常因为这些而感到困惑,但他知道,现在他要救人。

  到了城中,张小河把他的想法告诉了女子,她起初一愣,随后很是感动地落泪,最后是调整好状态,然后开始一碗一碗地舍粥。

  许多在街头巷尾的饥饿的人都来了,有些动不了的,女子亲自送去。

  看到这些疾苦,她逐渐有些感同身受,就像是自己就如同这些人一样疾苦。

  这个时候的人们,一定会怀疑吧,女子内心如是想。

  这世间有牢狱还有地狱,但是这些都是为普通人准备的,很是可笑,但是又近乎合理。

  可是,就这人间,不必地狱,莫非人生前受苦,死后还有接着受苦,若真是如此,难怪会有妖魔,要是她是在这样的环境,她觉得她也还会是魔修。

  真就是可笑至极,所以要有功过相抵。

  张小河躲在暗处听着外面的动静,听到了些啥呢,无外乎就是人们的欢笑声,还有诸多诸如女菩萨之类的话语。

  但是他却是一点都没有笑出来,就算是救人这件事都没有让他敞开心扉的笑出来。

  张小河直到这个时候才觉得,自己像是一个没有心的人一样,他并不会从这当中感受到任何的快了,所谓的助人为乐只不过是一句虚话而已。

  他反而是内心愈发平静,看到人们饭饱,他也是心满意足。

  这一次舍粥花了一些时间,但是救活了很多人。

  女子再回来之后,看着张小河,脸上的表情很高兴,她几乎是话都说不出来的。

  张小河却不知为何,要比以往冷淡很多,这一次的张小河没有笑,他真的愈发冷淡。

  “我……救人了。”缓和许久之后,女子总算是能够说出话来,她看着张小河如是说道,眼睛都在冒星星。

  他仅仅只是微微点头,然后说道:“这个月都要舍粥,都由你来做。”

  说完之后,张小河思索片刻接着说道:“既然是你舍粥,那么以后我就叫你阿粥吧。”

  她高兴地点头,似乎很喜欢这个新名字,以往的过去似乎都离她远去,现在的她是另一个人,是阿粥,她重生了。

  恰如涅槃,阿粥从混沌之中走出来,这一次她选择了一条正道。

  在这接下来的一个月之中,阿粥每天定时舍粥,也就是这一个多月,人们逐渐稳定了下来。

  又开始自力更生了,阿粥见没有一个挨饿的人,于是就悄然离去。

  临走之前有人问她名号,阿粥只是一笑,说道:“这粥并不是我施舍的,而是我的一位……算是主子吧。”

  张小河在暗处听了此语,未有一丝动容,若是在从前他肯定忍不住笑出来,还主子呢,多逗啊。

  但现在的张小河好像不一样了。

  到最后阿粥也没有说出来,这个主子到底是谁,这一切都是张小河受益。

  之后他们就离开了这个小城,回到山中之后,张小河似有所悟,他就得自己应该要闭关一阵子了。

  “张小河!”一会到岁岁的山洞之中,就看到了一张十分生气的脸,这是岁岁。

  “嗯。”他闷着脑袋,任由责骂,但是却被小花朵软软的身体抱住,岁岁是感激涕零的,他如是说道:

  “你是不是知道我们族群多么秘密,你怎么不早说呀。”岁岁很是感动,现在看张小河就像是看另一个人一样。

  “什么?”

  “你不知道?你让我把到了土里,吃土,不对,是吸收天地精华,我试了成功了,而且修炼也快了不少。”

  “其他族人试了试,这才发现这就是我们百花一族,失传的一部分法门,这个可是很重要的法门,有了这个以后我们就可以立足了。”

  现在许多小花朵都很感激张小河,许多人都觉得造化弄人,还是解铃需要系铃人。

  当年人们让百花一族衰败,现在张小河让百花一族有了重新繁盛的机会,真就是造化弄人。

  对于这么大一个消息,张小河也只是嗯了一声,然后就做到零时旁边,缩成一团,像是在睡觉一样。

  “怎么了?”零时发现今天的张小河不如以往欢脱,于是如是问道。

  “没事,睡一觉就好。”他的话语也是极少,就像是一个沉睡的老木松一样,小河很沉寂。

  大约过了几分钟,他就睡了过去。

  醒来之后,张小河在岁岁家中再开开了一个山洞,然后走了进去,用一个石头堵住洞口之后,就再也没有出来过。

  “你真的没有事?”零时有些担忧地说道,透过还有一点的石缝,阿粥也是无比担心。

  “没事,对了帮阿粥修炼,现在她一点修为都没有。”说完之后,他挪动石头,随后巨石将他封在了洞穴之中。

  起初他安静地退到一边,安静地坐下,然后慢慢地开始修炼。

  片刻之后,他心头的封灵刀飞到身边,随后一个魔影在他身上若隐若现,许久之后张小河面色狰狞,但是一句话都没有说。

  又过了许多岁月,也不知道是几年,他吐出了第一口黑血。

  “好大的业力。”张小河卧倒在地上,他的模样十分痛苦。

  若是仔细看,就可以看到,现在他浑身都是一种罪孽的力量,这是一种不同于魔头的力量。

  在张小河第一次舍粥的时候,他就感受到了,每当一个人拿到了粥,活了下去,他身上就多了一点罪孽之力。

  一个月下来,他已经被业力折磨得说不出话来,这就像是把其他人应该承受的业力,转移到了他身上一样。

  张小河自认为是一个十分讲科学的人,但是这一种力量这种传递方式,十分不科学,不或许这样才是科学的。

  在洞室内翻腾好几圈之后,张小河的身体差一点崩溃,浑身都是一些漆黑血红的纹路,有的甚至缠绕到了他的内脏里面。

  更可怕的是,他的内心在被一种力量蚕食,张小河觉得心里的恶念在一点点增长,随后就要爆发了一样。

  但最终,他还是忍受了下来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,就像是所有的委屈,一个人咽下去,所有的痛苦,都只是安静的吞下去。

  这是一种阵痛,孤独,难过,亦是一种摧毁一种世界末日,但这是他一个人的。

  张小河内心在进行着一场战争,若是赢了就可以驱散邪恶,做会原本的自己,若是输了恐怕就要变一个人,封灵到安静地躺在一边等待着一切尘埃落定。

  许多天以后,阿粥凑到洞室口,贴在门口听里面的动静,听了许久,一点动静都没有。

  不一会,零时就把她抓过来,然后开始教她修炼,但阿粥一点也听不下去,说道:

  “他好像很难受。”虽然张小河一丝不漏,但阿粥仍有所感。

  零时似乎一早就知道,说道:“不要多管,他的事情他自己会处理好的,你只需要好好修炼就可以了。”

  说完这个之后,零时接着说道:“还有你给我注意,别去勾引张小河,他家里已经有两个老婆了,不要多想。”

  其实呢零时一直搞不清楚,张小河这个人哪来的这么多烂桃花,他长得又不好看,跟一个二流子一样,但是就有人喜欢。

  当然她不是在针对林寒雨的审美,以前张小河万一真的是一个纯情小男生呢,现在好像也还是。

  “我知道,这些他都跟我说, 我就待在他身边就好。”就真的仿佛她说的一样,阿粥一点多余的想法都可以,这是十分让人费解的,零时想不通,张小河更想不通。

  这女子到底在想些什么。

  之后呢,也没有多想,就接着修炼。

  所谓山中不知岁月,这句话好像有那么一点道理。

  百花一族从来不知道何为生老病死,知道他们的修炼法失传一部分之后。

  而张小河的一个提示让他们忽然清醒过来。

  这其实就是一个当局者迷的情况,对于百花一族来说,把根须插在泥土之中吸收养分,这其实是一件格外荒谬的事情。

  百花一族一直都是两条腿走路的,因此必然不可能是把根须插在泥土中,装成一般都野花模样,这其实是一种耻辱,除了现在这种弱小的情况。

  以前的百花一族可都不愿意假装成野花,但这就是他们的一种天性 也是最适合他们的修炼方式。

  人或许也有这么一种当局者迷的修炼方式,只是人们不知道而已,跟百花一族是一样一样的。

  不过,百花们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个修炼方法,虽然感觉有些耻辱,但仍然是开始扎根修炼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百花一族中第一个融合境界修炼出来了,然后是第二个,第三个……

  在这短短的几年之中,一下子就修炼出来了五个融合境界,比之一些门派也是一旦不差。

  至少以后不会再受人欺负,小花朵岁岁的境界也是突飞猛进,一下子就到了合心这个关口,在这里卡住。

  说实话,这一种修炼速度是吓到了零时,这可比人来得快啊,她一下子就明白当年百花一族是怎么称霸世界的。

  这修炼速度,比人厉害了许多啊。

  而且经过百花一族几年的推敲和实践,已经复原了一部分修炼方法,这并不是神功,而是跟人们一样的修炼法。

  或者说是人们的修炼法跟新的百花神功一样。

  某一天,一个融合小花朵忽然有了一个想法,他说他要去找其他族人,然后在人们的欢送声中,一个小花朵远去,数年不见踪影。

  而百花族地内的生活,也就是安定平稳地过着。

  说起来,岁岁其实修炼天赋还不错,但是这小家伙整天就喜欢画画,算是有一点玩物丧志了,整体就是照着零时跟阿粥画画。

  每次画出来都有些不一样的感觉。

  在他的画中,零时有时候是一个英气十足的大姐姐,有时候是一个羞涩的娇弱女子,还有时候是一个拿着两把神兵的杀神,总之各种各样的。

  每次零时看到这些画作之后,都收一脸的无语,怎么说呢,她觉得这些画是在扭曲她的形象。

  她像是一个那么脆弱的人,或者那么厉害的人?

  在这些画之中,她觉得有一点像她的,就是那个英气十足的大姐姐形象,老实说,作为一个在家里排行最低的人,她其实一直希望成为一个大姐姐来着。

  但是没法,镇星许多年之前,就不制作卡牌了,就一直留着他们几个。

  零时也劝过他,说,镇星啊多给他整几个兄弟姐妹,你不可能一直吃老本不是。

  镇星只是一笑,说道,傻孩子你还年轻不懂,然后这件事就不了了之。

  弟弟妹妹们没有要成,她就是最小的一个。

  说来镇星这个人也是鸡贼,自己不制卡,就去接好兄弟的卡牌。

  零时是一直搞不懂他家里的那几个,一个比一个会说谜语,因此她养成了一个习惯,绝不会打破砂锅问到底。

  可不能这样,万一人家也不知道呢。

  就这样,每天零时都跟阿粥一起修炼,如此似乎过去了二十年。

  许多小花朵似乎都忘了山洞内,有一个叫做张小河的人。

  直到那一天,堵住洞室的石头粉碎开来,一个惨白双瞳的人从地室里走出来,人们才想起这个多年前给他们带来启发的人。

  “哇,大哥,你怎么搞的。”岁岁看到张小河这个模样险些没有给吓死。

  这个人眼睛整个都是白的,眼瞳虹膜眼白全都是白的,看上去跟没有眼珠子一样,而且浑身还有一种诡异的气息。

  零时连忙上前扶住他,语气焦急眼神慌张地问道:“怎么搞的?”

  不知什么时候,张小河在零时心中,已经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,她会下意识保护他。

  张小河笑了笑,口中吐出一阵灰色雾气,往前走了一步,一个踉跄差点跌倒,还是零时及时扶住。

  零时抱着张小河,感受着他的身体的冰凉 张小河就像是一块坚冰一样 一点人的生气都没有,她不由得有一些害怕。

  阿粥见到如此狼狈的张小河,内心也是难受,一时之间屋内安静无比。

  岁岁看到族中老花不知道什么时候,来到了他的家,手里还捏着一块金光闪闪的玉石,下意识就凑到了族老身边。

  “我输了。”张小河犹如一个千年古魔,声音沙哑,嗓子比最近的大地还要干涸。

  “但我也赢了。”两句话信息量很大,零时听得迷糊了。

  此时那老花却是拿着金光玉石往前面走了几步,张小河看到之后,当即眉心炸裂。

  阿粥立刻挡住,零时则是质问出声,问这老花想要做什么。

  老花收起玉石,长叹一声说道:“他已经是大劫之人,为天地所不容,算是半个邪魔。”

  “你想说什么?直接说。”零时很是不耐烦。

  老花又是一声叹息,说道:“以往的生灵,造孽多了老天爷就会给他惩罚,其实生灵一旦作恶就会有劫气伴身,这种人一般会给世间带来灾难。”

  “他不是那样的人。”零时反驳。

  “我知道,但这并不是这些所决定的,大劫之人所到之处就是劫难,这并不是任何人能够决定的,这是天理。”

  “你还是带着他赶紧走吧,虽然这很不讲仁义,但是我作为百花一族祭祀传人,就是观测凶吉的。”

  百花一族好不容易有一点起色,他不想百花再次沦落。

  “你……”零时明白了他的意思,这是要赶人。

  “族老,张小河不是那样的人。”岁岁如是说道。

  但这老花也是分外的痛苦 如是说道:“我知道,但是大劫之人就是如此,我想要为了族群好,他必须走。”

  这是一种忘恩负义,但是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忘恩负义。

  若是百花一族,接着衰败,那么就是灭族。

  现在不是从前了,以前老天爷还在,善恶有序,善人自然有善力加成,恶人自然有业力折磨。

  但现在天地失序,所以业力能够入侵张小河,百花一族就算再善良也得不到善力加持,这个世界已经没有天了。

  张小河很清楚,零时还想反驳,他只是一笑,说道:“我们走。”

  他的内心一点憎恨都没有,而是比以往更加的平淡,或者说冷淡。

  看着张小河逐渐远去都不背影,老花终究是不忍,说道:“以后要是你回复了,我们随时欢迎,你是我们族群的恩人。”

  张小河内心冷淡,只是点头回应,他这一走就没有打算再回来。

  岁岁眼中有波光闪动,最终跟到了这些身后,老花想要阻拦,但最终放手。

  只是抬头看了看天,老天爷啊,你什么时候回来。

  善人需要有善报。


     小鱼儿眼珠子一转,道:如此说和尚,等着他把下面的后说出来他庆幸地叹息一声,匆匆上了楼就像是个刚做错事就被教师抓住若夫乘天地之正,而御六气之辩有一天要把你打得躺下爬不起来 ...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手机端网址:m.jyx123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