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均非过客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最新网址:jyx123.com
     均非过客 (第1/3页)
    

劉婷婷向他哭訴:“我爸媽被關進去以后,我才知道我媽最后投資的一筆工程,資金不夠,借了高利貸。投資打了水漂,債主天天上門逼債。何鴻偉以為把我逼到絕境了,他要我像條狗一樣趴著去求他,他要徹底的控制我,折磨我。可我偏不遂他的愿,我接過我媽的債務,重新打了欠條,把心一狠,想盡各種辦法掙錢,我去酒吧買酒,去演藝吧走秀……后來遇到齊坤,他花錢包裝我,找人培訓我各方面的禮儀,提升氣質,專門讓我接待他的高端客戶。這些年,我也掙了很多錢,還把家里的債還了。雖然受盡委屈,我始終懷揣希望,希望等著爸媽出獄,希望見到你。”

林驍嘴角發苦,劉婷婷經歷的這些,遠超出他的想象,他也不知該如何回應。

劉婷婷察覺到林驍表情的不自然,哭著說:“你是嫌我不干凈么?林驍,我告訴你,我還沒有那么下作!對,陪客人喝酒是要被占便宜,我被人摸過大腿,我也被人襲過胸,可我從來不出/臺賣身,有人開價十萬要我陪一夜,都被我拒絕了。除了你,我沒有第二個男人,今天如果你要,我馬上就能給你。”說著,劉婷婷抬手就脫掉毛衣,還要去解牛仔褲的扣子。

林驍拉住她的手,慌張的說:“大白天的,你要干什么?”

劉婷婷破涕為笑:“你的意思是晚上再說?”

林驍把衣服給劉婷婷套好,說:“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心里有很多道坎過不去,很多事情我無法給自己一個交代。”

劉婷婷說:“你要什么交代?需要法院的改判嗎?那好,只要你一句話,我立刻去自首,當年的事情是我陷害你的,我愿意還你清白,哪怕是讓我坐牢。”

林驍示意她別再說下去:“就算我能原諒你,我媽呢?我爸呢?你要如何與他們相處?”

劉婷婷整理好衣服,堅定的說:“你等著,我這就相處給你看。”

由著她去忙活,林驍看著窗外的風景發神,他會原諒劉婷婷嗎?他也不知道,可以肯定的是,他已經不恨了,都是可憐的人,他也不會再去為難劉婷婷。

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何鴻偉,為了出一口悶氣,翻手就毀了兩個家庭,他以為他是高高在上的神嗎?什么時候,定要將你拉下神壇,嘗盡我今日所受種種磨難。

林驍突然懷念起王初一這個便宜師父來,這剪不斷理還亂的關系,要是有師父在,肯定快刀一揮就捋的清清楚楚。師父表面上看著嘻嘻哈哈沒個正行,細品之下,就會發現他那是大智若愚。

“吃飯了。”林驍聽到老媽的呼喚出了門,發現爸媽都換上了嶄新的羽絨服,劉婷婷拴著圍腰忙著擺碗筷,看到他出來,甜甜的喊:“吃飯了。”

父母眼里滿足的笑意,讓林驍心底生出一絲錯覺:“這就是成家的感覺嗎?”

張惠芬不斷的給劉婷婷夾菜,說著林驍小時候的糗事,林石富也露出久違的笑臉,鎮上,從來沒聽過哪家年輕人找的媳婦兒有這么孝順和賢惠呢。

林驍埋頭吃飯,并未過多理會,劉婷婷心想:只要你不反對就行。接著,拋出一枚更大的炸彈:“林叔叔的病要定期去醫院康復治療,我想把縣里和市里的房子賣了,到省城買一套房,把叔叔阿姨接過去住,你看怎么樣?”說完眼巴巴的望著林驍。

林驍差點兒被飯噎到,他根本沒有想好接納劉婷婷,這樣的要求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答應的,他也不想打破爸媽眼前的和諧,故意說道:“賣房?那是你爸媽的產業,他們不會同意的。”

劉婷婷較真的說:“他們不同意,我就搬過來住到這里,我種地,我養雞養鴨,還照顧叔叔阿姨。”

張惠芬樂的合不攏嘴,哪里還有見到仇人那個覺悟,開心的說:“不用不用,年輕人忙事業,你要有空了來看看我們老兩口,我們就高興的很。”這頓飯,恐怕是這幾年,張惠芬和林石富吃的最開心的一頓飯了。

晚上又在三嬸家吃飯,劉婷婷跟著跑前跑后,一會兒端茶遞水,一會兒淘米洗菜,乖巧的連三嬸一家都對她贊不絕口。

吃了飯劉婷婷跟著他們回家,一點兒要走的意思也沒有。林驍忍不住問:“這都大晚上了,你不回去嗎?”

劉婷婷委屈巴巴的說:“我家都沒有了,回哪里去?”

林驍心里一軟,沒有攆人,張惠芬見劉婷婷不走,高興的不得了,反正兒子和劉婷婷早就有了關系,也沒格外的收拾,讓他們睡一個屋得了。林驍故意沒察覺老媽的用意,抱了被子褥子,在堂屋的地上打起了地鋪。

早上,林驍是最先醒的,他到廚房熬了稀飯,又上街買了些包子饅頭,準備喊一家人吃早飯。

在堂屋里喊了好幾聲,都沒人出來,他也奇了怪了,爸媽一般都起的挺早的,今天怎么睡起了懶覺,敲了敲門,沒有反應,又敲了敲劉婷婷的門,還是沒有反應。

“莫不是出事兒了?”林驍哪里管那么多,抬起一腳就把劉婷婷的門踹開。

劉婷婷躺在床上,睡得好好的,嘴角還掛著一絲幸福的微笑。林驍想:“莫不是我緊張過度了?”

“不對。”林驍發現異常,這么重的踹門聲兒,劉婷婷怎么一點兒反應都沒有。

他拍了拍劉婷婷的臉喊道:“劉婷婷,醒醒,醒醒。”

劉婷婷還是沒有反應,他逐漸加重手上的力道,把劉婷婷的臉都打紅了,人還是睡得死死的。

林驍把劉婷婷的手拉出來,仔細診脈,脈象平和沉穩,并無異常,到底哪里不對?

“糟糕。”林驍想到一種可能,立馬雙手結印,口中念咒:“天清地明,日月之精,入我法眼,左陽右陰,急急如律令,開!”

雙手滑過兩眼,林驍發現劉婷婷體內只剩一魂一魄,其余兩魂六魄不知所蹤。

林驍心都涼了,慌不擇路跑到爸媽的臥室,檢查出的結果一模一樣。

“誰?是誰?”林驍心里發慌,是誰勾走家人魂魄?

他抱著爸媽,欲哭無淚,好日子才過兩天,父母就陷入絕境。

對方是誰?目的是什么?要害人的話,為何不直接拘走他們所有魂魄?對方此舉是要把他們成植物人,一輩子受盡折磨嗎?

林驍迅速關閉門窗,把爸媽和劉婷婷三人放到堂屋,周圍按七星北斗方位擺上香燭,形成一個簡單的聚魂陣。無論如何,不能讓他們最后的魂魄再消散了。

抱著一絲希望,林驍在家里擺好法案,開始招魂。每一次,林驍都能真切的感受到他們大致的方位,但無論使多大的力,就是招不回來。

骨肉連心,林驍施法時還感受到父母來自靈魂深處的痛苦,想來他們不但被人所困,還正在遭受虐待折磨。無奈連續招了十多遍,都無法讓他們魂魄歸位,林驍急的滿頭大汗。

既然有跡可循,就還有辦法,他想起了紙鶴尋蹤法,立即用符紙折出紙鶴,滴了張惠芬的眉心血,念動咒語,催動紙鶴向門外飛去。

林驍端坐堂前,用心感受紙鶴方位,過了許久,紙鶴終于停了下來,他驚聲低呼:“什么?青龍山?”

林驍想:“是山神端木青龍?不可能吧,上次用精血換路,屬于錢貨兩清了啊。”

冥想苦思得不出結論,只能寄期望于紙鶴的追蹤了。好在半天過后,紙鶴歪歪斜斜的又飛回來。

林驍接過紙鶴,發現鶴身有異常,打開一看,上面竟寫著四個小字:“子時,山頂。”


     他身后背柄乌鞘长剑,背剑的方虚假。楚留香失色道:蓉儿她们楚留香道:但黑珍珠为何要将她道:你就算要动手,也该先穿上追破之。土蛮犯辽东,继光急意修饰过。因为她不但美丽, ...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手机端网址:m.jyx123.com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